注册 登录  
 加关注
   显示下一条  |  关闭
温馨提示!由于新浪微博认证机制调整,您的新浪微博帐号绑定已过期,请重新绑定!立即重新绑定新浪微博》  |  关闭

豁达的晨曦

天河思品共享室 以博交友提升 安徽省巢湖七中天河分校 QQ:805344623

 
 
 

日志

 
 

当代课堂师生关系:言论自由更重要  

2014-08-26 22:30:14|  分类: 教学论坛 |  标签: |举报 |字号 订阅

  下载LOFTER 我的照片书  |

2014-08-22 09:24来源:共识网-作者赐稿作者:刘晨

 


    摘要:很少有老师在课堂上这样开明宗义的说:我讲的所有的东西都是错的(我指的是人文社会科学),只不过我的学习时间比你们多了一点而已,你们可以自由的发言,有什么样的想法都可以表达。


 中国的教育应把尊敬和知识分开对待
——论当代课堂的师生关系(一)
刘晨

 

  前些日子,和一位在国外读博士的好友辩论中国的改革问题,有次居然争论到凌晨二点,依然不分胜负。还好我们都没有上升到所谓的人格攻击的程度,而只是就事论事。他是比较尊崇儒家宪政的,所以对传统很重视。

  说到传统,我想在中国人的心中应该都以此作为惯习来行事。比如说,“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儒家观点。从这句话里面,我们至少可以窥探出两点:第一,等级观念;第二,礼数。而国人恰好很容易混淆的是,把等级等于礼数。也就是说,当尊敬一个人时,就把尊敬潜意识化后,将其和等级自然而然的划上了等号。再比如说,认为前辈说的都是正确的,而原因是——出于一个尊敬。日常生活的表现是,我即便不同意,也不明确的反对,觉得不该因为观念的冒犯对他人的敬重,所以该忍之让之。然而,近代中国以来,我们又从西方舶来一句话,让人内心中产生了自我的冲突——“我可以不同意你的观点,但我誓死捍卫你说话的权利”。乍一看,这句话貌似适用于任何一个人和他者的对话。事实是,不适用。因为在国内很多地方,无论是学界还是官场,都是高人一级压死人,而说话的自由权利更是没有。

  再缩小一下,到本文的主题范围内来探讨。如果把高人一级放在教育这个行当里,我们可以窥见,所谓高人一级无非就是官员和教员之间的关系或教师和学生之间的关系。官员和谁的关系,暂且不是本文讨论的范畴,而教师和学生的关系,恰好是教育中等级观念比较强烈的地方。比如说,老师说的话,学生以为都是对的,也很少有机会在课堂或课后予以反驳或讨论。如果因为老师的个性使然,学生一反驳,那么得罪(甚至是彼此闹僵)了老师,恐怕也有挂科等可能,或者老师不让你论文通过的可能,从而毕业不了。(如果态度放端正却可以化解这个难题)而学校本该是一个自由气息相对于外面社会更为浓厚的地方,且问题只有越辩越明,岂能被所谓的等级意识而收藏起自己的观点。如这样做,至少有以下几点值得注意:一来,不利于学生的思考;二来,谁都不是真理的化身;三来,对于老师弄明一个问题也没有帮助。所以,很少有老师在课堂上这样开明宗义的说:我讲的所有的东西都是错的(我指的是人文社会科学),只不过我的学习时间比你们多了一点而已,你们可以自由的发言,有什么样的想法都可以表达,即便是常识性的错误,说出来,还是可以得到更早的纠正。毕竟年轻,犯错的成本还是比较小的。于此,恰好没有这样的自由气息,所以老师往往说什么,学生也就听什么,如果不同意,也会因为上述中所存在的风险或礼数危机,对问题“睁一只眼闭一只眼”,听之任之。

  我至始至终认为,什么样的制度就有什么样的行为。也就是说制度决定了一个人的活动形式。比如说,在不鼓励去犯法的前提下,我花钱给你买一个西红柿,你将西红柿往地上扔,扔一个我奖励你五元钱。如此,你又不会伤害到谁,还可以获得物质回报,且成本也无需自己承担,甚至可以当做一个不错的发泄机会。何乐而不为?可以设想的是,如果这个制度成立,那行为的结果是不是也就被改变了呢?所以,制度可以决定人的行为,这是一个不容忽视的事实。再回到主题中来。如果教育制度改变一下,如果等级意识弱化或剔除,那么学生的思考范围和积极程度是否就会更为活跃和宽泛一些?而在求知的年龄,学生是否应该得到更好的引导式教育,而不是强压式的教育?同样,如果以“君君、臣臣、父父、子子”的等级(纲常理念暂且不论)观念,把礼数变为同意,那么学生的表达是否就被淹没了呢?何况老师在课堂上说了那么多,让学生多说几句,我觉得也无妨。

  尼采有一句话说的非常好——“在自己的身上克服这个时代的弱点”,我觉得如今很多人依然不明白或者没有意识到我上述中所说的问题。“就事论事”是一个方面,尊敬不尊敬是另外一个方面,二者不可以以等级不同而故意去混为一谈,把真理和尊重混在一起,以至于抹杀学生的思考和自由表达的权利。即便学生表达的是错误的,但是老师也不应该责备,而是引导他去思考,由此让其拥抱正确的东西。再者,老师也未必全部都是对的,而学生的表达和认识(他们至少接触到的新事物比老师多)是否又可以反过来促进老师的思考呢?所以,我们应该想法设法的在自己身上去克服传统社会中不利于我们思考的阻碍,转而把问题的探讨和尊敬分开,这样或许更有利于思考的进行。

  另外,传统中不是还有“三人行必有我师”的谆谆教导吗?其意思不就是我们在上述中所谈论的“学生的表述可能也会帮助老师去思考,老师也可以把学生当作老师吗?”同理,老师说的未必都是对的,而学生说的也未必都是错的。对错的区别不是老师与学生的区别,而是真理的区别。自己谦逊的对待他者,无论老师如何,都应该如此,学生毕竟是来求知的,而不是来受压迫的。且消除等级观念,更有利于师生关系的进行,比如说,既可以做师生,也可以做朋友。这样的关系,又有什么不好呢?

  无论是“我说的都是错的”,还是“我愿意和学生以朋友的关系对待彼此”,我们除了克服传统的弱点,克服那些不好的东西以外,消除等级意识恰好是这个时代在教育行当中最需要的。因为言论的自由往往比身体的自由在课堂上显得更为重要。要知道,古代人上课,也不是按照现代建筑设计的那种座次安排,而是围成一个圈来谈论问题——没有高人一等的讲台。反而,现在的课堂的设计,老师的讲台“高高在上”,从讲课还没进行,进入教室的那一刻开始这里就已经失去了“平等”,而有了“等级”。把课堂就地等级化,岂有师生关系的朋友化?

  诚然,我也会在某一天给我的学生如此践行,并且我也会给我的学生说,“我讲的东西都是错的”。其意在消除学生的担忧,而让其独立思考,并且对我讲的错误的东西,予以及时的纠正和交流。这样更有利于二者的共同进步。而所谓权威在真理面前,我觉得一文不值。它甚至可以成为一种知识分子的信仰。如此,还有什么身段放不下的?

 

      点此返回教育栏目主页>>>


责任编辑:有之
  评论这张
 
阅读(27)| 评论(0)
推荐 转载

历史上的今天

在LOFTER的更多文章

评论

<#--最新日志,群博日志--> <#--推荐日志--> <#--引用记录--> <#--博主推荐--> <#--随机阅读--> <#--首页推荐--> <#--历史上的今天--> <#--被推荐日志--> <#--上一篇,下一篇--> <#-- 热度 --> <#-- 网易新闻广告 --> <#--右边模块结构--> <#--评论模块结构--> <#--引用模块结构--> <#--博主发起的投票-->
 
 
 
 
 
 
 
 
 
 
 
 
 
 

页脚

网易公司版权所有 ©1997-2017